当前位置:首页 > 随笔 > 正文

春之颂 - 冬之趣

简介 梅花落入尘土,一瓣接着一瓣,却依旧散发着缕缕清香,正是: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春风渐起,是树影婆娑,光影斑...

 梅花落入尘土,一瓣接着一瓣,却依旧散发着缕缕清香,正是: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
春风渐起,是树影婆娑,光影斑驳;是初出酒窑的一杯陈酿,微醺;是流动的一条小溪,清澈见底、泛起涟漪;是冬日最后一片银叶,凋零;是朝时,眺望远方,笼罩眼前的一层雾霭,“空水共氤氲”。
荼靡花开,天空只剩下空白。我来到院子里一块晒秃的草地上,蹲坐着,被三轮车的炫彩迷住。
我紧盯这些色彩:车子边缘褪色的蓝,拙笨发动机快意的红和黑,刹车杆上刷的紫和白。再过一小时,也许很快,便是终结了,夜晚降临,而明天九月就开始了。
菡萏香销,八月已被燃尽,九月很快也会烧尽。我不禁潸然泪下,啜饮千百杯春天未饮完的香茶,心中漾起一阵欣喜的涟漪。
我爱“韦”,但我没有超群的才华,没有如花似玉的美貌,有时我也会被眼前的风景所吸引,便会忘了你,可当我回过神来,潜意识里又浮现你的身影。
“忙着快乐,忙着感动,从彼此陌生到熟...”突然,一只蝴蝶盘旋在水池旁边,我快步想要去捉住它。
不料,“扑通”,不慎落水了,我猛地一个翻身迅速从水里站了起来,能感受到水从头顶经过手臂一直流入水池,一阵冷颤随之而来,我心里还暗自窃喜,“幸好这水不是很深,刚好没过膝盖。这条小命也算是保住了。
唉,再也不在水池边捉蝴蝶了,换个地方吧!”回家洗了一个热水澡,烧点柴火,在火堆旁畅饮着刚烧开的热水,无滋无味,却多了几分乐趣。
黄昏日暮,夜色已深。(文/斯亦胤)

 您阅读本篇文章共花了: 
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
您是本站第44143名访客 今日有0篇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