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随笔 > 正文

​琴棋书画诗酒花

简介琴棋书画诗酒花明末时期,社会对于才女的标准,不再仅仅是吟诗作词了,还有琴棋书画等艺术造诣。叶小鸾自然是担得起才女之名的。她善于弹...

琴棋书画诗酒花


明末时期,社会对于才女的标准,不再仅仅是吟诗作词了,还有琴棋书画等艺术造诣。


叶小鸾自然是担得起才女之名的。


她善于弹琴。


族中有一位姑姑,是琴艺高手,小鸾和她的姐姐们都师从这位姑姑。


小鸾本身聪慧,一点就通,又勤于练习,很快,她的琴声清泠可听,就像嵇康所言的“英声发越,采采粲粲”。

她精于棋艺。


十四岁时,就已经棋艺精湛,许多男性长者都不得不自叹不如。


她长于书法。


她每日静坐北窗下,临摹《洛神赋》,或怀素草书,不分寒暑,与一炉香终日相伴。


天生灵慧,又如此勤奋,所以她的书法飘逸灵秀,有大家之风。


她擅长画画。


家里所有的画卷,她都可以临摹。有一年夏天,舅父沈君牧寄了一把画扇给母亲,小鸾临摹了一把,竟然几可乱真。


她喜欢在藤笺上和折扇上作画,风雅别致,她的折扇书画堪称一绝。


但是,叶小鸾最厉害的,并不是琴棋书画,而是她的诗词。


叶小鸾从小得到舅母的才情熏陶,十岁归家后,又有父母的亲自指导,家中兄弟姐妹,更像是文友,诗词酬唱,美文共赏,其乐融融。每有佳句,满堂喝彩。


母亲沈宜修,叶纨纨、叶小纨、叶小鸾三姐妹,组成了闺阁诗社,常有雅会,吟咏唱和。


在这样翰墨流香的家庭氛围里,叶小鸾安安心心地成长,她才情勃发,写下了许多令人称颂的诗词。


有一夜,叶小鸾与母亲清灯静坐,槛外风吹翠竹,潇潇风吟,帘前明月亮得像白昼。


沈宜修看到这样的景致,便吟道:“桂寒清露湿。”叶小鸾脱口而对:“枫冷乱红凋。”


沈宜修忍不住称赞女儿有柳絮因风之思。


可是,叶小鸾那时不过是十岁的少女,却吟出如此冷冽悲凉的句子,这“红凋”难道就是不寿的征兆吗?


十二岁那年,他们举家迁居南京。


就是在这里,叶小鸾写下了第一首诗《春日晓妆》:


“揽镜晓风清,双蛾岂画成。簪花初欲罢,柳外正莺声。”


这首诗让她的父亲不由得惊叹,女儿早慧,并不亚于初唐四杰。


就是在这里,叶小鸾写下了大量诗词,她的诗在文人雅士之间流传开来。人人皆赞其诗清丽脱俗,有大家之风。


这一年,叶小鸾失去了养育了她十年的舅母。


想起舅母十年来无微不至的照顾,以及一身才情的全然倾泻,叶小鸾悲恸不已,写下了一首《己巳春哭沈六舅母墓所》:


“十载恩难报,重泉哭不闻。年年春草色,肠断一孤坟。”


颇有东坡“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”之感,字字泣血,句句含泪,感情之凄凉,令人动容。


琴棋书画也好,诗词文赋也罢,叶小鸾的风格总是像雨后的新荷,洗净铅华,清丽脱俗,没有一丝人间烟火气息,就像她本人一样。


陈廷焯在《白雨斋词话》中说道:“闺秀工为词者,前有李易安,后则徐湘蘋。明末叶小鸾较胜于朱淑真,可为李、徐之亚。”


沈宜修也曾对小鸾说:“汝非我女,我小友也。”


沈宜修是沈家道韫,有“明代李清照”之称,如此评价,可见得她对女儿才华的莫大肯定。


这世间,往往是越优秀的人,越努力,越努力,就越优秀。


 您阅读本篇文章共花了: 
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
您是本站第25677名访客 今日有41篇新文章